朋友

有一次,我在一个公开的地方,白纸黑字,说了某个人的坏话。我说他做的某件事猥琐。我到现在也还是这样认为的。不过,在因为那句话而得罪了很多人,也失去了朋友之后,我已经不再那样说话了。

我并没有特别地讨厌这个人。我自己也做过非常傻逼的事情。不过,那的确是一件猥琐的事情,虽然说和我关系不大,但是即便只是在场,也能体会到一种悲哀,就像看到一堆被人胡乱扔进角落的话筒线,脏,粘乎,打成死结……这不是道德上的指责。

这是一种“我身上的一部分在坏掉”的感觉。就像失去朋友是一种“我身体的一部分正在被斩断”的感觉。现在,最难受的地方是对自己说“不要再乱说话了”,这才是最傻逼的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