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殊的我

我说:那次喝大之后,马上就感冒了,重感冒一个星期,同时还心悸、失眠,连鼻炎也一起发作了。这好像就是许多人聊天的方式。一些特殊的事情,发生在我身上。这个原本只有差异,而并不比别人特殊的“我”,就这样从平淡中耸立出来了。可能是一个生病的雕像,但好歹也是雕像。就像灾难片里特别喜欢用的残破的自由女神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