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剩

在饭馆里喝一杯酒,听着音箱里传出的流行歌,灯光明亮,墙上涂着整片的胭脂色,对面的座位空着,人造革反射着模糊的光。那歌手和其他的歌手一样,嗓音清晰,婉转,录音的时候应该也戴着监听耳机,听得见自己的清醒而流动的力量,在身体里升起,又传送回耳朵里。她相信她在做的事情,至少我相信她是相信的吧。我只是渐渐觉得,这情景太奢侈了。即便是一份无限复制的录音,即便是一个不知道自己在相信什么的歌手,在这个时刻,也是奢侈的。那个类似于生命的东西,那些振动的空气,就这样向我敞开,盛开,一无所求,而我只是路过,来吃点东西而已啊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